#02

    季檬还在琢磨他到底姓什么的问题,一心没法二用,笑着说:“是啊,上次见面还是在...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短时间没想起到底是在什么时候,很是随意地补了俩字:“...上次。”

    上次见面还是在上次。

    旁边的行政老师又犯了替人尴尬的毛病,插嘴问:“沈老师,这是您以前的学生?”

    沈鹤霄仍是那副清冷的表情,鼻梁上架着的镜片有些反光,静了两秒才说:“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随后看向她的穿着,问:“今年毕业?”

    “对,我...”季檬刚开口,被旁边的简峥打断。

    简峥双手在裤子上蹭了一把汗,很是激动地朝沈鹤霄伸出手。

    他身高差了别人大半个头,仰视着说:“沈老师好,久闻大名!没想到这么巧能在这遇见您,我下午就要去听您的讲座,我对您最新的研究特别感兴趣,希望未来能有机会专攻这个领域!”

    沈鹤霄面无表情,似乎还有些不悦,他并没有伸手,移开视线,扫了眼季檬。

    季檬会意介绍:“这是我男朋友简峥,物理专业研一在读,这是我本科同学崔雪郝,也是物理专业,今年的毕业生。”

    崔雪郝没有跟老师套近乎的习惯,只满脸崇拜地问了声:“沈老师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好。”

    沈鹤霄应完,才将目光重新落在简峥脸上,语气也更冷些:“你刚才说,对我的什么研究感兴趣?”

    简峥求握手的那只手悬了好半天,最终只好尴尬地摸了下衣领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问,简峥脸憋得更红了,吞吞吐吐地说:“就...就您最新的那项,那个...就是...您那个...”

    沈鹤霄看向旁边的行政老师,平静而缓慢地说:“贵校的学生,记忆力好像一般。”

    这行政老师就是物院的,狠狠瞪了眼简峥,转头看向沈鹤霄,换了副笑脸:“今天这天儿太热,学生反应慢,一时想不起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沈老师,会议时间快到了,下午讲座之后还有跟学生交流的环节,不然我们还是先——”

    空旷的主路,周围连个遮挡物都没有,眼看着远处草坪上拍照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季檬举着捧花挡太阳,顺势说:“那宋...沈老师你先去开会,有什么事我们微信上说。”

    沈鹤霄也站在阳光下,面容却没有半分暖意,身边人的影子落在他清俊的脸上,半明半暗,甚至透出几分阴郁的冷感。

    他薄唇微张,毫无情绪地重复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微信?”

    季檬眨了下眼,反应过来:“呃,好像没加过是吧?”

    话毕,她掏出手机,在众目睽睽之下,扫了沈鹤霄递来的二维码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我靠,什么情况到底?”十来分钟之后,在行政楼前的草坪排队,崔雪郝大惊失色地问。

    季檬拿出小镜子补口红,解释:“他是我小时候的邻居...诶不是,我真的记得他是姓宋!”

    说着,季檬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年她上初二,住在二姑家的学区房。刚到青春期,叛逆得厉害。

    跟家人大吵一架之后,她跑出门,上了附近一栋老楼的天台。

    天上下着小雨,乌云密布,空气也沉闷潮湿。

    沈鹤霄就坐在天台边上,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头发被雨水淋得微湿,垂在额前,漠然地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车流。

    似是听到了脚步,他缓慢转头。细密的雨珠像帘帐般隔在他们中间,添了几分朦胧的意境。

    画面逐渐清晰,雨雾中,季檬看见了他俊美又青涩的半侧脸,鼻梁高挺、下颌线精致、薄薄的内双眼皮...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也被这出众的样貌惊艳到。

    沈鹤霄扫她一眼,又毫不在意的转回头,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。

    季檬低头,注意到他外套口袋里露出的烟盒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混社会的不良青年,后来才知道,他是附近重点高中的学生,成绩稳居年级第一。

    思绪收回,听到简峥的声音:“原来是小时候的邻居,我就说,你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大佬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季檬莫名感觉有被冒犯到,反问:“那我怎么就不可能认识了?”

    简峥大概是刚才套近乎失败,这会儿情绪仍然低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认识的那些人都是什么网红、什么主播、什么运营,学历普遍有限,你双非硕士已经是你们圈子里的学历天花板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好像是在阴阳怪气,但季檬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旁边崔雪郝先皱着眉说:“这什么意思,我不是她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简峥:“学姐,你是她本科同学。本科之前主要拼家庭教育,本科之后才真正拼自己的能力。比如考研,自律、学习能力强才能留在北阳大学。”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这阴阳怪气已经很明显了,季檬的火也噌地一下从脚底板窜上天灵盖。

    季檬脸色冷下来,把口红放包里,撩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“对,我确实考研没考上北阳大学,可我也不靠本专业赚钱。你三战才上岸,这叫学习能力很强?”

    男人的面子丢不得,简峥几颗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,掰着手指头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“第一年没考上是因为我太紧张,第二年是因为考试范围改了,我没报辅导班,有信息差。而且,我毕业之后赚得不一定比你少,主播现在是赚钱多,说到底就是青春饭。”

    季檬深呼吸,还是不能冷静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毕业你...”

    简峥把帮忙拿的东西全部放地上,转身打断:“行了,我们今天不讨论这个。我还有事,你们拍吧。”

    崔雪郝扬声:“檬,你听听他什么态度,这还行业歧视了?还毕业就能赚大钱,盲目自信吧?说实在的,你现在一年赚的钱比他毕业工作十年还多,他想吃青春饭还没地儿吃呢。”

    季檬烦躁地揉揉眉心:“就是说啊,我还没嫌弃他呢,这还嫌弃上我了?”

    崔雪郝义愤填膺:“这你还不分手,留着过年?”

    好半晌,季檬冷静下来,叹了声气:“都谈六年了...吵架也很正常吧?而且我们很久都没吵过架了。今天,可能是因为他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崔雪郝:“心情不好还不是他自找的,非要在人家沈老师那儿装逼。唉算了,感情的事还是得你这个当事人自己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说真的,他根本配不上你。你男朋友,怎么也得是刚才沈老师那种级别的,有钱有颜有能力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陪崔雪郝拍完毕业照,季檬还约了研究生期间的同门吃饭唱歌,也算是散伙局。

    回到家,已经是下午七点。

    她每天固定晚九点开播,折腾了一天,先卸了妆,躺在沙发上敷镇静舒缓皮肤的面膜。

    刚坐下,手机振动几声,是简峥的消息。

    简峥:【对不起啊宝宝,我今天不应该用那种语气跟你说话。】

    简峥:【我真的是今天情绪不太好,最近压力大,你不懂。马上研二了,得开始联系博导,我导师马上退休了,下一届开始就不带博士。】

    简峥:【我知道宝宝很厉害,一边做直播,考研还能考到国家线呢。我今天说得都是气话,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哦。】

    季檬盯着消息看了会儿,摁灭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一直很忙,没心思好好梳理这段感情。

    跟简峥认识,还是在大一那年,他们上同一节通识选修课。

    简峥追了她整整一年,季檬初高中都被管得很严,大学也确实计划谈场恋爱,就答应了他的表白。

    刚在一起时,他们话题就不多,也没经历过抱着手机聊天到深夜的热恋期。

    简峥忙着参加社团、拓宽人脉、保研加分,季檬满脑子只有打游戏和买买买。

    但简峥是很认真地在跟她谈恋爱,在一起不到半年,就带她见了家长,虽然过程并不算愉快。

    他是单亲家庭,母亲明显有些势利,地域崇拜、学历崇拜、编制崇拜,外加觉得自己儿子天下第一好。

    可季檬并不太信什么原生家庭决定性格那一套,因为她自己也算不上是家庭幸福。

    后来,她又很排斥简峥的亲热举动,本以为他会介意,可他什么都没说,愿意在这方面迁就她、尊重她。

    在一起六年,也偶尔吵架,但简峥每次都会先道歉。

    大概是她做主播的第二年起,她和简峥的联系渐渐没那么频繁,他们各忙各的事,恋爱关系也趋于平淡。

    似乎也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状态真的能持续一辈子吗?

    啊啊啊,烦死了!

    季檬放弃剖析自己的内心,思考这种复杂的人生问题。

    离开播只有不到两小时,她白天热出一头汗,现在头发都打结了,妆也还没重新化。

    季檬撕了面膜,站起身,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她调试好设备,在运营群里发了条消息,准时上线直播间。

    季檬是游戏主播,在平台的id叫“瓜田有李”,当下流行的游戏都会玩,技术比不上那些专业的技术主播和职业选手,但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进入直播间,观众乌泱泱涌进来,弹幕评论嗖嗖嗖地刷。

    观众id上带着牌子的就是刷过礼物的粉丝,刷得越多,牌子等级越高。

    季檬对着镜头,例行问候高等级的几个粉丝。

    “rain来了,今天还挺准时。”

    “彩虹小仙女,又见面了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纸上诡神免费阅读 在木叶打造虫群科技树最新章节 人在木叶,我的忍猫天下无敌!免费阅读 【重生】宝贝,再爱你一次 宋檀记事荆棘之歌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我在游戏里做恶龙最新章节 骂谁实力派呢百度百科 遮天:开局目睹荒天帝成仙玖0后小李 为什么要猎杀一个超怂的无辜巫师 四合院:开心的何雨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