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12

    在冒出这个想法之后,季檬完全处于头脑发热的冲动状态。

    尤其还收到姑妈们一连串的微信轰炸,让她更想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。

    但冲动之后,夜晚,听着电话那头清冷的声线,季檬意识到,她可能丢人丢大了...

    沈鹤霄跟她不同,他这人,好像对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持一种极其漠然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!

    所以,沈鹤霄就算不想结婚,大概也不会为了迎合周围的眼光,找一个人跟他假结婚。

    季檬深呼吸,开始睁眼说瞎话找补:“那个...其实吧,我今晚有点喝多了,刚才跟朋友出去喝酒来着,喝酒了就喜欢乱给人发消息说胡话。”

    沈鹤霄:“你刚才不是...”

    季檬:“刚才什么?”

    沈鹤霄顿了下,恢复以往平静的语气:“哦,没事。但我没太明白,什么叫假装结婚?”

    季檬眼睛一亮:“你有兴趣?”

    沈鹤霄“嗯”了声,清淡道:“先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欸,有机会啊!

    季檬立刻解释:“也就是说,我们可以去领结婚证,然后在外人面前假装夫妻,私底下还是各自生活,也互相不打扰对方。”

    沈鹤霄沉默两秒,问:“真结婚证,还是假证?”

    季檬被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“呃,真的吧...做假证会犯法吧?而且挺容易露馅的。”

    沈鹤霄那边又安静了会儿,缓缓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季檬站起身,在房间里激动地转了几个圈圈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,她果然没看错人,沈鹤霄居然真的会同意!

    季檬深呼吸平复心情,语气中的笑意藏都藏不住:“好!那那那,具体怎么实施,我还要再仔细计划一下!你什么时候有空,我们可以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片刻,沈鹤霄说:“后天吧。”

    季檬笑起来,扬声:“好!沈老师靠谱,咱们后天见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鹤霄没挂断,低声问:“你那里有蜂蜜或者果汁吗。”

    季檬眨了下眼,没反应过来:“蜂蜜、果汁?不知道诶...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鹤霄平淡地说:“可以解酒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季檬有点尴尬,“没事...我已经酒醒了。你早点休息,晚安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鹤霄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这天晚上,世界上又多了两个失眠的人类。

    当然,季檬只知道她自己失眠了。她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都在想这假结婚计划的具体实施方案。

    一段正常的婚姻,应该是双方先认识,对彼此产生好感,再谈个一两年的恋爱,双方见过家长,经家长同意之后,领证步入婚姻殿堂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流程,首先,她要跟沈鹤霄先假装谈一两年的恋爱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季檬正在做噩梦,梦到假结婚事件败露,三位姑妈正在对她进行女女女混合三打时,她被枕边的手机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季檬迷迷糊糊抓起来一看,来电显示:大姑。

    她缓了缓神,打了个哈欠,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大姑:“檬檬,我和你二姑、三姑上午去了趟农贸市场,买了只好大的老母鸡回来炖汤,你中午来我这儿吃饭啊?”

    季檬又是一个哈欠:“算了吧,我今天就不去了...你们吃就行。”

    大姑扬声开始唠叨:“你这是才睡醒吗,昨晚是不是又熬夜了?这样不行啊,你别仗着现在自己年轻,熬夜糟蹋自己的身体!老母鸡汤营养价值高,我们还放了...”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,季檬无奈:“好的大姑,我中午过去。”

    季檬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在浴室洗漱时,她心想,可万万不能再拖一两年,得赶紧把领证结婚提上日程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有很排斥这种家庭聚会,但也不能天天都聚,否则会很影响她的睡眠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一个已婚人士,姑妈们应该就不会再经常叫她。

    就好像,她的两位表哥表姐前几年结婚了,结婚之后,就专注自己的家庭,姑妈们也很少打扰。

    季檬洗完澡,往黑眼圈上涂了厚厚一层遮瑕,换好衣服出发前往大姑家。

    打车过去,刚进门,看见沙发上坐了一个陌生、但看着又有那么点眼熟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...那本相亲资料上的二号选手,猪头二吗?

    叫什么名儿来着。

    满屋都是鸡汤的香味,大姑笑着从厨房走出来:“檬檬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陈俊森,鸿耀公司法务部的部长,姑妈同事家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陈俊森收了收肚腩,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,咧着嘴笑:“是季檬吧,你比照片上还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季檬皮笑肉不笑,动了动唇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脱高跟鞋,此时的陈俊森跟她差不多高,平视着看她,脸上几乎写着“我对你很有兴趣”七个大字。

    大姑笑起来:“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,我继续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季檬换了鞋,坐在沙发上,全程在跟手机做斗争,打开付梓芮的聊天框,噼里啪啦地打字,假装自己很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付梓芮先回复:【不是吧,真给你介绍相亲啊,还是猪头男?】

    季檬:【唉...一把辛酸泪。】

    付梓芮:【同情.jpg】

    付梓芮:【要不要我给你打个电话解救你?】

    季檬:【你估计是解救不了。】

    除非是...

    她又找出沈鹤霄的聊天框,给他发条消息:【沈老师,你今天真没空?】

    陈俊森坐在旁边,没玩手机,目光灼灼地打量她,冒出一句:“听季阿姨说,你现在还没找到工作,这是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...关你屁事。

    季檬还是笑着敷衍:“是朋友找我帮忙,有点急事。”

    陈俊森叹了声气:“人还是要活得自私一点,现在你还年轻,不懂这社会上的弯弯绕绕。你好心给别人帮忙,别人反而觉得你好欺负。这个社会啊,哪来的什么真朋友,说白了都是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季檬似乎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爹味。

    她忍了忍,没忍住,轻飘飘地说:“什么样的人吸引什么样的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陈俊森咂咂嘴:“小姑娘,一看你就是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。”

    季檬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这顿中饭,吃得她浑身不舒服,全程就是陈俊森在表演,说自己工资有多高,领导对他有多器重,手底下的实习生有多崇拜他。

    饭后,大姑居然还让她带着陈俊森出去散步消消食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季檬听着身边这个碎嘴男人叭叭叭,感觉一刻也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假装戳了几下,转头,惶恐地说:“诶呀!我朋友找我有急事”。

    刚点亮屏幕,正好看见沈鹤霄的消息也弹出来了。

    【现在有一个半小时空闲。】

    陈俊森试图偷看她手机,但未果,缩回脖子:“什么急事啊,我能帮上忙吗?”

    季檬眼珠一转,摇摇头:“可能帮不上...我朋友她,她意外怀孕了,我去陪她医院做检查。”

    陈俊森疑惑:“她老公怎么不陪她?”

    反正是无中生友,季檬随口瞎编:“唉,她还没结婚呢,你看这事整的...先不跟你说了,我得赶紧过去,人命关天啊现在!”

    在陈俊森复杂眼神的注视下,季檬打了辆车,回复沈鹤霄:【方便的话,我去找你?】

    沈鹤霄:【嗯,好。】

    沈鹤霄:【苏城大学主校区,南门。】

    *

    苏城大学主校区在市中心,离大姑家不算远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的车程,季檬就已经到了校门口。

    沈鹤霄穿着件灰色的衬衫,手里拿了把长柄伞,正在路边跟几个学生说话,似乎是在讲实验方面的事,表情很专注。

    季檬没好意思打扰,站在远处等了会儿。

    看着这画面,她不由想起初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物理成绩很差,有一次周末跟沈鹤霄去图书馆,一时兴起要他帮忙讲题。

    沈鹤霄坐在身边,声音很轻,一边讲,一边把解题步骤清晰地列到草稿纸上,也是认真又专注。

    可是那次,季檬心不在焉,注意力半点都没放在那张草稿纸上。

    近距离看着沈鹤霄,能看到他皮肤很白,下颌线流畅清晰,衣服上的味道清清淡淡的,还有点好闻。

    等再回过神,题已经被他讲完了。

    沈鹤霄侧眸问:“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季檬摇摇头:“没。”

    沈鹤霄低头看了眼草稿纸上完整到不能再完整的步骤,语气沉下来:“你是不是没在听?”

    季檬心虚地说:“听了,没听懂,你讲得太快了...要不你再给我讲一遍?”

    沈鹤霄盯她几秒,转回头,淡淡的:“不讲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,他自己坐在那看书,一句话也没跟她说过。

    季檬从包里拿出一包雪饼,小心翼翼地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沈鹤霄头也不抬: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季檬撇撇嘴,收回来,也有点不高兴了:“本来也没想给你吃,就是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她成功把人气走了...

    *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这个明星疑是精神病最新章节 我跟你姐离婚了,你还不走?最新章节 剑灵她不想努力了免费阅读 神诡世界,我有特殊悟性免费阅读 东篱文学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春风文学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一片雪饼 相知阁 我的替身很多最新章节 俺寻思这挺合理的免费阅读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李鸿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