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承宗觉得自己像个鬼一样。

    什么叫王者之师啊?他只是领军向北走,一股股的明军就成建制地投过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投奔他的军队并不多,只是任权儿、杨彦昌这两个营,但因为前面刚收降了三个营,以至于让他心里产生了这种错觉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股股从山里钻出来的平凉兵,一个个军官来到阵前光膀子露出身上的刀伤箭创,说自己是当年寄养在韩王府的伤兵。

    把刘狮子弄得心怀忐忑。

    一来他是后怕,也就幸亏他还没跟张应昌、曹变蛟交手,否则就这个状态,以那俩人的聪明才智,肯定要往降军里掺沙子。

    二来嘛,三日前他率四营战兵南下,兵力不到两万,就在这三日之间,他本部人马就膨胀到步骑三万五千余,人盯人都快盯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编制太混乱了。

    延安卫、延安营、镇筸两小营,还有关宁、平凉、湖广三个散营。

    其中八百人的辽兵和四千人的镇筸兵基本没有战斗力,辽兵一多半都是伤员,镇筸兵也没好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除了人员,车辆全部满载,随军的骡子都快累死了,驮的都是咸阳士绅贡献的粮食和关宁军奉献的马肉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刘承宗觉得自己现在战斗力下滑极快,情况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本来张振那甘肃三小营还想追到邠州,追击张应昌一下,刘承宗在路上知道他们这想法,直接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可拉倒吧,张应昌和贺人龙啥时候打都行,甘肃三小营的当务之急,是赶紧在耀州城里准备好熏制肉食、硝制皮革的工具。

    除了把宰出来的马肉尽快熏制、马皮也硝制了,他们再没有其他正事儿要做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得征集工匠,修理战场上报废的甲械。

    刘狮子一进耀州城,张振和丁国栋、米剌印就火急火燎地报告西边交战的情报。

    刘承宗摆手道:“明军确实打进了凤翔府,不过情况没那么危急,王旅帅早就把情况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凤翔府一共失去了两处据点,第一处是罗汝才据守的大散关。

    因为散关附近都是山岭峡谷,道路也就那一条,罗汝才提前获知四川明军的进击方向,想的是主动出击,伏击他们一阵。

    但四川明军过来的是客军龙在田。

    人家本来就擅长跋山涉水,罗汝才眼里只有一条路,可是对携战象四头远征参战的龙在田来说,那些遮挡的树木根本不存在,矮山上全是象道。

    象足一踩,就是能供步兵攀援的阶梯;象身一靠,挠挠痒痒就能推到枯木。

    至于茂密的灌木更不必说,驱赶战象走过去就能开拓出一条可供大队通行的象道。

    等罗汝才反应过来,人家龙在田已经绕过散关进了凤翔府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,罗汝才拔腿狂奔追了七十里,算上早先前出二十里设伏,一个昼夜跑了九十里地。

    这才在宝鸡城外跟扎下营地的龙在田打了一仗。

    人家以逸待劳,又有营地,既没打破营地,还被战象冲开阵形,吓得领兵委屈巴巴地钻回了宝鸡城,大散关遂被龙在田占领。

    不过战斗失利的主要原因不在军兵,而在于罗汝才的指挥。

    王文秀对他的批评不留情面,一向桀骜的罗汝才却全盘虚心接受……他没办法告诉别人,打败仗的原因是他没出全力。

    正如张天琳的大营,麾下军兵都寄望于张天琳在关中战役加官进爵一样,罗汝才麾下的将士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边情况不同,龙在田的兵多,罗汝才本来就没有歼灭把握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动了歪点子,想给大帅献个祥瑞——四头战象。

    这就跟战场上打骑兵,还想着杀人保马一样,不可能赢的。

    另一处据点则是杨承祖防守的陇州,这是王文秀主动下令让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明军在陇西方向的庞大攻势,让李自成等人无法抵挡,刘承宗建议闯军五营与河南五营退入凤翔。

    陇州小城太过低矮,王文秀判断其在官军攻势中难以防守,遂令守将杨承祖撤防,退入南部更好防守的汧阳城,在西北郊外的安上乡草碧里沿地势布防。

    所以凤翔府短时间内,有兵、有城、有粮,战况不算危急。

    元帅军历来不重视城池攻守,而重视野战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王文秀的主要精力,基本上跟陈奇瑜一样,都在努力把粮草搬运到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明军在西边增兵开始,王文秀就在凤翔知府李嘉彦的协助下,把陇州、汧阳、宝鸡等小城的预备仓储粮向凤翔府城输送。

    实际上现在王文秀那边的问题,不是需要增援,而是希望刘承宗给李自成、张一川写信,把他们的兵调到东边,需要打仗了再往凤翔府调。

    这两大团伙,给王文秀带来的精神压力,比大军压境的明军还大。

    毕竟明军来得再多,大不了王文秀全面收缩进凤翔府城,城里的粮食充足,兵员铳炮也足够轮换,守能守到天荒地老,吃能吃到皇上驾崩。

    正在向凤翔府移动的明军,王文秀侦知的已有两万出头,但他并不慌。

    真正让他有点慌的,恰恰是李自成、张一川撤入凤翔府的援军。

    两万多人、一万多头大牲口,成日里人吃马嚼,兵粮的事儿就不说了,关键是兵力、装备决定战术。

    王文秀只有一万人,面对两万多敌军,他能心安理得的缩进城池防守。

    可一旦加上这两万多的援军,就变成三万对两万,他再选择缩在城里的战术,三拨士兵的士气都会快速下降。

    刘承宗很认同王文秀的看法。

    不过他思考这个问题的出发点不一样,并不是基于兵粮、士气,而是他发现自己在战术上把农民军带偏了。

    张一川就不说了,李自成都开始想着依托元帅府在关中的后勤基地,跟明军打阵地战了。

    从刘承宗的角度上,把凤翔府有限的后勤补给,供应给战斗力稍弱的李、张两部,在关中平原上跟明军打阵地战,很……没脑子。

    眼下出现在陇西的明军重兵集团,既有宁夏延绥的边军、也有昌平的战兵,他们力量雄厚、战力强大。

    即使是李自成的军队,在这样的战场上也讨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利害,而是他的军队本身就不是为这样的战役创造的。

    刘狮子进驻耀州的第一个夜晚,便提笔给黄娃哥写了封长信,为其分析眼下平叛军队聚集陕西,河南、湖广空虚的局面,要求其与张一川一同领军跃进河南。

    运动到更大的战场上,牵制河南、湖广、山西的明廷兵力。

    以达成进可攻,退可守的战略事态。

    这封信送出去没多久,刘承宗刚合衣睡下,就被门外职守的羽林骑唤醒。

    贺勇来了。

    刘承宗寻思,这贺勇挺能跑。

    按照他掌握的情报,平凉兵说这个时候张应昌跟贺人龙应该刚进邠州才对,怎么贺勇就自己跑过来了?

    进了耀州城的衙门大堂,一身便服的贺勇见到刘承宗还挺不好意思,见面就要行礼:“劳累大帅起来,真是小人罪过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之间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。”刘狮子摆手道:“你没跟着贺将军一同进邠州城?”

    “啊?进邠州城?”

    贺勇是明知故问,摇头道:“贺将军也没进啊,只是把张帅送到泾河边,贺将军就领兵去庆阳了。”

    “庆阳?”

    刘承宗皱眉思索片刻,泄露军队位置,这种情况比较微妙。

    很可能是贺人龙故意让贺勇告诉自己的,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:“贺将军不进邠州,去庆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何进邠州?”

    贺勇反问一声,随后摊开手道:“张应昌是巡抚标营的主将,又不是我们的主将,我们联系不上练巡抚和陈总督,干嘛听他的?”

    刘承宗恍然大悟,合着贺人龙这是直接带兵退出战场了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贺将军不打算与我为敌?”

    “贺将军绝不会与大帅为敌。”贺勇连忙摆手,非常诚恳地说道:“将军领兵进围耀州,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联系不上西安府,五营将校分崩离析,将军便带兵退往庆阳府的真宁县,大帅放心,贺将军绝不会给大帅入主关中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刘狮子听着这样的解释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缓缓摇头,心说这天底下最能苟的,那还得是自己的老长官贺人龙啊。

    有利则战,不利则走,他比李自成都像流寇。

    想明白贺人龙的畏战情绪,刘承宗在椅子上坐正了身子,对贺勇问道:“贺将军让你过来,除了这些事,还有什么想让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贺将军说,希望大帅能念着往日旧情,不要进攻我部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其实对贺人龙现在这种状态有点不满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贺勇今夜过来,刘狮子本打算明天一早就召开军议。

    先让任权儿和杨彦昌带兵,督着张上选和祖承勇的兵,把邠州城里的张应昌和贺人龙敲掉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贺人龙让贺勇跑过来表态……刘承宗稍加思索,在迫降和稳住之间选择了后者,开口道:“既然这样,你回去告诉贺将军,这场仗结束,将军是朝廷在陕西的肱骨大将,一定会加官进爵。”

    “且在真宁好生驻守,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贺勇听见这话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贺人龙一营兵力,在这场战役中寸功未立,刘承宗却说战后能成为肱骨、加官进爵。

    哪怕是家丁出身的贺勇,都能猜出元帅府接下来恐怕对西路联军有大动作了。

    只有宁夏、延绥、陕西的朝廷兵将被一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重生日常修仙免费阅读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最新章节 我有一尊两界鼎全文阅读 执风文学网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眼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龙族: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最新章节 重生华娱之星全文阅读 让你好好修行,你却只想贴贴?起点 相依小说网 结婚而已免费阅读 大明:爹,我不当天师了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