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位公子问的好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韩三千的提问,顿时喜声而道。

    随着那人肯定一语,一众人等先是看了一眼韩三千,随后又将目光全部望向了那人,等待着那人的答案。

    那人轻轻一笑:“不过,很可惜,我没有答案,老爷也并未明说什么是缘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此魂石我们会在此放置三天,所以诸位也不必担心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看缘,自然一切随缘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既安了在场所有人的心,但也同时让所有的心如同受到了撞击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起码让没有答案的如今看起来还有巨大的机会,毕竟时间还长,人人都可争取。

    但三天时间,完全看缘,其实又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存在。

    韩三千和苏迎夏互相望了一眼,彼此一笑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,在这守这其实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,包括韩三千自己都担忧就这么走了的话,万一错失什么有缘的机会而实在太过可惜,但韩三千也很清楚,缘这东西压根不是你在这守着,就能把东西守成是你的。

    看天命,听天命,一切随缘。

    在韩三千两夫妻带着俩徒弟第一时间离开后,在摊位正对面的某个美食铺的二楼之上,此时一名老者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。

    他的对面,坐着一个妆容十分精致的女子,银白色的饰品挂在肩、颈、手背上,脸上有淡淡的面纱,面纱四周也有银色的小饰品点缀。

    这让她看起来有不一样的异域之美。

    “似乎,你看那个人类男子比较多。”老者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异域美女没有说话,眼睛依旧还放在已经渐渐远去的韩三千身上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他已有妻子,身边带着的那两个孩童没准还是他的孩子呢。”老者笑道:“静儿,你的缘,似乎并未到啊。”

    收回目光,异域美女回过神来,轻轻浅笑,饮了一口茶,这才开口:“爷爷,我司马静在您的眼中就是那种肤浅的女子吗?”

    老者轻轻一笑,一时间倒是有些无奈:“爷爷哪有那般意思,只是,这魂石乃我司马家的至宝,也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,自然,如此世间之宝理应发挥它的功效与意义,又哪里是单单寻找一个有缘人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爷爷,那也未必,没准,静儿一高兴,就可以白白送给有缘者呢?”

    “爷爷从小看着你长大,虽知静儿你确定心地善良,但爷爷也知无利不起早之因。”

    司马静轻轻一笑,没有及时回答,而是看着韩三千的背影许久许久:“有些事,谁又说的准呢。”

    大街上,此时的韩三千已经带着苏迎夏和两个徒弟来到了街道的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很多摊位上如今都已经派人出了摊,上面各类的宝贝也自然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韩三千更多也只是看看,因为它很清楚,这里能拿出来摆铺的东西,很多东西未必一定真的是拿出来卖的,有些从头到尾只是别人拿出来炫耀的东西而已,目的当然也是为了显摆自己家的宝贝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看来,没什么好逛的,各类的宝贝倒是挺新奇的,但如果想要入手的话,既得碰运气看人家卖与不卖,关键也得看自己买不买的起这个东西。”苏迎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虽然宝贝种类繁多,很多东西就是韩三千这个见过不少宝贝的人都完全称奇,但苏迎夏内在的核点却说的非常之好。

    根本就买不上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师父,要不,咱们开始卖咱们的东西吧,反正接下来也没啥事可干了。”裴远道。

    裴木也点点头:“师父,裴远说的也有道理,反正趁着这会人多,而且很多宝贝他们都不卖的情况下,咱们拿出东西来卖,自然可以吸引不少的目光。”

    韩三千一笑,缓缓开了口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