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要着急,酒香不怕巷子深,但也忌讳就这么白白的拿出来卖。”

    就如同方才那个魂石一样,无论有缘这个借口是真是假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魂石如今是把所有人的胃口都掉起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,魂石就明码标价,或者让人出价竞争的话,其实它的价值会很高,但也绝对是有个相应的限度的。

    但经过刚才对方的一番操作以后,如今的魂石很显然将有市而无价这一点炒作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方才韩三千可能还会好意思去问人家这魂石卖多少钱,现在,就算他的包里有钱,他也根本问不出口了,反而如果别人现在可能开个他之前的心理喊价,他就得感恩戴德的连连去答应。

    这,便是商业的博弈手段。

    里面的水很深,平常人未必把握的住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咱们啊,要等机会。”韩三千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啥机会啊,咱们这这逛了这么久了,也没看着什么机会啊。”裴远道。

    苏迎夏也点了点头:“是啊,三千,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但这里到底是名门店啊,先不说宾客们素质极高,单单是看着名门店的面子上,实际上大家也并不会过多的起任何的冲突。”

    韩三千点了点头:“是,从理论上来说,确实如此,不过,迎夏你忘记了,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,有些事哪有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有些事,在没有利益争斗前,大家自然以礼相待,但一旦有了利益牵扯,那便不一般了,等着吧,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最后的最后,韩三千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应对,他绝不会把宝全押在一个无知的猜测之下的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现在去哪?”苏迎夏知道,韩三千打定主意做的事情,别人就很难让他回头。

    所以,既然韩三千有所坚持,他这个当老婆的,除了支持,别无其他。

    韩三千抬头看了一眼天色,时候已经不早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吃晚饭去。”韩三千笑着道。

    此时已倒夜间八点左右。

    若是安静小乡间,自然已经快到了入睡之时,但在这名门大店中,灯火通明时却不过只是夜生活的刚刚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的更类美食铺,显然才是进入了真正生意爆满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去吃哪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下午那家小吃倒是不错的,要不,今天晚上咱们接着继续吃?”

    “师娘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始终还是孩子,在吃的面前就显出他们的童真无疑了。

    苏迎夏只是浅浅的一笑,他很清楚,上哪里吃,还是要看韩三千的。

    “问你们师父去吧。”苏迎夏笑道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眼巴巴的望着韩三千。

    韩三千一笑:“好,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哪里人多,是不是就意味着那里的东西一定好吃?”

    裴远和裴木互相一望,虽然师父说的是这般爽快和好听,但和师父这么久以来的相处让他们心头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师父,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师父,哪里才是人多啊,咱吃个饭,也不至于到处去看每一家店里坐了多少人吧?”

    韩三千笑了笑:“两个傻小子,哪里人多还用得着多想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师父知道哪里人多?”

    韩三千一笑:“只要动点脑子的人其实都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里?”

    苏迎夏轻轻一笑:“你们俩想想,什么东西吃的人一定最多啊。”

    裴远和裴木互相一望,难道……师父说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了!”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……

章节目录